北京工商大学王绪瑾解析保险行业前世今生与未

北京工商大学王绪瑾解析保险行业前世今生与未

时间:2020-03-31 05:1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再者便是渠道创新与现行规章、分业经营与综合监管、监管与自律定位错配、市场潜力挖掘与结构失衡的矛盾等问题,此外,还有社会保险与商业人身保险不匹配的问题,社会保险保障面过窄,保障程度过高,导致商业人身保险对社会保险起不到应有的补充作用。

   两大环境反映当下保险业发展的机遇

   从社会环境来看, 包括市场经济制度逐步完善 ;社会保障体系逐步理顺;退休和人口政策;法治完善;精准扶贫;综合监管与严监管;国际关系复杂;开放加大。市场经济制度逐步完善,为商业保险奠定制度基础,在商业保险制度建设过程当中说明商业保险有很大的发展空间,市场经济建设过程当中,商业保险不可或缺;社会保障体系逐步理顺形成挤出效应;人口政策会增加人身保险需求;法制完善,一方面是资本市场完善、保险交易的完善,另一方面产生责任保险需求;贫困风险管理的完善,保险扶贫不能是直接扶贫,应该是双赢,产品创新达到双赢,投资创新双赢,贵在提高造血功能,而不少输血功能,以达到可持续发展。至于开放的加大,我在2001年的一次“入世与中国保险业”演讲中说,有很多朋友说我国保险业的开放是狼来了,我说是羊来了,一群又肥又嫩的羊。因为在一个成熟市场的市场靠的是技术,在一个不够成熟的市场靠的是胆量。古人云:“两强相斗,勇者胜;两勇相斗,智者胜”,后来看来,这个判断是正确的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市场逐步成熟,恐怕是狼真的来了,需要在技术和人才上充分准备。

   在经济环境方面, 主要包括:经济结构调整;国家发展战略;金融体制改革;大数据时代;资本市场的逐步完善;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提升;国际经济增长不确定等。经济结构的调整,增长方式转变,保险业也产生一些新情况,当然不得不说保险也有一些政策机会,如保险优惠政策等;国家一带一路,会带来保险产品和保险投资的需求;金融体制改革,会带来银行盈利模式的转变,从存贷款息差为主逐步转为中介业务为主要利润来源,众所周知,我国银行的主要利润来源是存贷款息差,占银行利润来源的约85%,中介业务的利润不到10%,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正好相反,这样我国企业融资成本很高,再加上较高的社保税费,导致企业不堪重负,有些企业到国外投资,国内的一些企业经营就会很困难,,所以,就此来看,未来银保业务空间很大;第六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提升,国际经验表明,一个国家人均GDP从1千到1万美元的阶段,是这个国家保险业飞速增长的增长的阶段,我国2018年为9614美元,,也证明国内还处于飞速增长阶段;最后是国际经济不稳定也会带来一些影响,目前美国贸易战对全球经济有较大影响。

  对于战略机遇期,王绪瑾表示,“黄金机遇期是一千到一万美元,在中国除市场经济发展阶段的经济经济因素外,还有经济体制改革的影响,比如社会保障等体制产生挤出效应等,所以命题为战略机遇期可能更合适些”。

   合理的监管适应保险变化尤为重要

  把握保险业发展机遇的建议包括:组织形式多元化;保险人才专业化;公司治理完善化;保险意识整体化;条款费率市场化;营销渠道多元化;产业结构优质化;行业自律常规化;保险投资灵活化;社保商保互补化;保险产业链子化;公司风险可控化;保险保障服务化等十三各方面。这里重点讲以下几个方面。

   在保险组织形式方面, 包括股份有限公司、有限责任公司、相互保险组织、自保组织、保险合作社,目前,保险代理人是股份有限与有限责任责任,应该允许设立合伙企业,以满足不同保险需求; 第二是保险人才专业化, 就是培养人才,用好人才,留住人才,至于怎么留住好,股权激励、企业年金,这都是重要的方式,一段时间不可以带走,一段时间后可以带走,因为人们有路径依赖,至于司龄工资是带不走的,优先提升则是指在选拔机制上同等条件下,在本公司工龄长的就应该优先提拔,避免“外来和尚会念经,人们就不断卖一个好价钱的怪圈”。 第三是公司治理完善化的问题, 尤其是私有资产、契约自由、自我负责,这三个问题不解决,市场经济就是一句空话,由此公司治理所有者缺位问题就很难解决,公司治理结构很难完善。

   第四是,保险意识整体化 ,包括投保人的投保意识,保险人的保险功能意识、政府的保险认知意识; 第五是是条款费率的市场化问题 ,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作用;第六是营销渠道多元化,其趋势是陌生拜访固守传统、网络销售快速成长、银行保险卷土重来、电话销售逐步认可,8年前就谈过银行保险渠道这个观点,现在看还会快速增长,再就是人们保险意识提升,电话销量逐步认可。 第六是产业结构优质化 ,区域布局均衡化,差异化经营,服务当地经济,组织形式的差异化,以满足不同地区,不同层次的包年需求,产品结构合理化,完善保障型产品,挖掘投资型产品,开发衍生型产品。

   第七,监管就应该区别不同市场类型。 一个发达市场是有规律可循、有规章可依,应该依法监管、依规监管;对新兴市场而言,应该是市场培育型的监管,因为新型市场没有太多的规律和规章可言,在发育过程中,只能不断培育和完善,这在日、美保险市场监管完善过程中也有过同样的过程。就好比对人的要求一样,对成年人和未成年人要求不同,未成年人有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,成年人则依法办理,如果采用成年人的法律要求未成年人,那么大量的未成年人就成为罪犯了,如果采取对成年人棍棒伺候,那么很多未成年人就会没命啦。市场发育也是同一道理。第八是保险投资灵活化、社保商保的互补化,以及公司风险可控化,公司风险经营风险与法律风险,经营风险和法律风险存在交叉的交叉,在合同纠纷和合规风险控制方面,是公司风险防范的重中之重。

   最后说一下保险服务化 ,保险服务化分为初级服务化与高级服务化,初级服务化有基本服务与附加服务,基本服务分为承保服务、展示服务、理赔服务、防灾防损服务、投资服务,在基本服务中,防灾防损服务是重中之重,这样可减少保险事故的发生,让被保险人有保险服务的获得感,使保险人也可减少赔付支出,即便发生保险事故,也尽可能采用服务理赔,让被保险有保险服务的获得感,让保险公司发挥范围经济的作用,让第三方发挥规模经济的作用,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当然,在防止防损服务过程中,如何界定与《保险法》第116条第四款的边界非常重要,保险法116条第四款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那是基于1993年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中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范畴确定的,而2017年修改的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已经不包括该款了,2018年正式实施,也就是说这不属于不正当竞争了。所以,保险法中这一条应该删除,这是很重要的问题,在一定程度上涉及保险服务化的实现。

   再就是附加服务 ,人被保险人觉得保险的存在,例如投保健康险,保险期限满了没有发生保险事故,保险公司能不能给一个免费的体检,若是项目没有附加服务,被保险人可能重新选择保险公司,会给保险公司带来新单佣金成本问题,当然要考虑新单佣金成本与附加服务费用之间的平衡关系;再就是创新延伸服务,延伸服务在购买保险产品的同时,能不能有有偿优惠购买其他相关产品 。在一定条件下,基本服务与延伸服务有一些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如有位病人被诊断为肺癌晚期,他问大夫自己到底能活多久,大夫回答:“最长3个月”。后来他给家里交代自己最初能活3个月时间,自己外出旅游放松一下心情,结果3年过去了,他的肺癌却好了;还有一人同样情况,20年过去了,人却没了,他的肺癌早好了,因心肌梗塞过世了。这说明在一定的条件下,基本服务与延伸服务高度关联。在实现保险服务化过程中,要做到:保证基本服务;鼓励附加服务;创新延伸服务。

  中国保险业发展从1980年恢复之后经过了快速的增长,2012年的时候保险投资监管的完善,提高了保险公司的盈利能力、偿付能力,从而提高了承保能力;近几年保险组织形式的多元化,被保险人从被保险变成要投保;那么,未来以大数据为载体的保险服务话,将是我国保险业发展的新的增长点,它将使我国从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的迈进。

  总之,一个经济强国必须要有保险做后盾,因为保险是社会发展的稳定器,是经济增长的助推器,所以发展现代保险业,不仅需要政府支持,更是保险业对政府的支持。

责任编辑:张译文